喻魇

小透明

【瞳耀】猫

*OOC OOC OOC 不喜欢右上角慢走

*短小,非常短小

白羽瞳家里出现了一只猫。这只猫是只漂亮的俄罗斯蓝猫,皮毛光亮,弱小,可怜,但能吃。不仅能吃,还嘴刁,只吃白羽瞳煮的熟三文鱼。自从这只祖宗来了,白羽瞳每天下班也不跟组员嗨皮了,直接回家开火做猫饭,免得自己家小猫饿出胃病。

展耀去美国了。白羽瞳嘴上说着不担心,但还是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展耀的一举一动。直到展耀回国进图警局的心理研究室。白羽瞳的关注仍然没有停止,甚至在展耀住的宿舍隔壁买了套房。这套房白羽瞳不常去,只有遇到疑难案件,或者想展耀的时候来住上几天。

今天白羽瞳不知道怎么了,带着猫来了这里。太久没人住的房间充满了灰尘。他放下猫就开始打扫。好不容易把屋子收拾完了,白长官发现自己家蓝猫滚成了一只黑猫,只能去浴室防水刷毛。可巧小祖宗今天跟他爹一样搭错了筋,进了浴室就发出了凄惨的叫声:“杀!猫!了!”趁他爹不备带着一身泡泡冲出浴室,打翻了水杯,飞身上阳台一个蹬腿进了展耀家。白羽瞳傻眼了,在镜子前练习了三十多分钟打招呼方式,试图让自己不那么想个跟踪狂。

展耀看书的时候听见了隔壁传来的凄惨猫叫和打碎玻璃的声音,心想邻居今天在家可以去拜访一下,转头就看见一只小猫可怜兮兮地蹲在阳台。展博士不忍心看小猫一个人湿哒哒,自己又不会洗猫,索性按照洗澡的方式把猫身上的泡泡冲掉。等白羽瞳反应过来敲门的时候猫已经快干了。

白羽瞳纠结太久,敲开门就看见自己日思夜想的人抱着猫,平时高冷的祖宗窝在他身上。白sir脑袋宕机抬手就抱住了展耀,抱住了他的猫。

后来在包sir的“包”办婚姻下,白羽瞳成功地住进了展耀家。SCI 的成员都很喜欢这只猫,买来各种猫零食试图博美猫一笑,均以失败告终。小猫吃两口就晃晃尾巴走人,跳上展博士的椅子睡觉。白sir突然觉得自家小猫和展耀很像,但他忘了自己给猫取得名字姓展。


【瞳耀】告别(r18预警)

*OOC,OOC,OOC

*第一次写文,各种问题欢迎评论区指正

*短小

*瞎jb写


展耀今天整个人热情的过分。

和白羽瞳的亲吻也很像一场攻略战,像是要把对方口腔的每一个细节都记住。“猫儿,你怎么了?”回应他的只有更加激烈的亲吻。展耀的腿也不老实的在白羽瞳的腰间磨蹭,一只手环住白羽瞳的脖子,另一只手在胸肌揉搓了几下后顺着肌肉线条渐渐向下,握住了白羽瞳的那物。白羽瞳的身材和器官绝对是成正比的,雄壮的肌肉和高于亚洲水平的长度,膨胀后更是不容小觑。展耀的手握着那里上下活动,时不时刺激一下头部。惹得白长官闷哼出声:“唔,猫儿,你自己点的火要自己灭掉。”“我不是已经在灭了,嗯……你轻点”白羽瞳早在他们结束激烈的攻防后就转战在展耀的脖子上啃咬,留下自己的痕迹。一只手摸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润滑,在手里焐热了之后送进了展耀的臀瓣间,不可避免地带来胀痛。适应了三根手指后,展耀把腿盘在了白羽瞳的腰上并把白羽瞳往自己身上压“小白,进来”。

等着他的是白长官毫不留情的律动,甚至比以往还要激烈,展大博士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,就剩下喘息的气声。“白sir慢点……别,停。”“猫儿说别停我当然不会停。”“死老鼠,你慢……唔……”白羽瞳的这个吻不同于之前的攻城略池,这次带了无尽的温柔,像是要触碰将要消失的天使,小心翼翼得舔湿了展耀的唇瓣,再轻轻含住。不知道是不是展耀的错觉,一滴液体顺着白羽瞳的脸滑了下来,咸的。

两人缠绵后到了午夜,展耀侧躺看着快睡着的白羽瞳“白羽瞳,你很累了,你会睡得很香,很沉。”白羽瞳模模糊糊地听见展耀说了什么,但是身体很累,眼皮沉到抬不起来。

第二天,白羽瞳发现他的猫儿走了。


希望有一天,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说出彩虹的颜色